今天是: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此时彼地

发布日期:2020-11-02  来源:   张笑雨

桂花香得几乎要住进五脏六腑里,在九、十月交界时候的校园。我不知道无锡的桂花是否都开得这般烂漫,芬芳得兴致盎然,但它确实比故乡南京的桂花喷香许多。往年这时,院子里的人会去乡下打来大捧大捧的桂花,傍晚拉出光泽柔和的照明灯,四邻一同细细筛过,挑出花心精致的桂花,留作滚元宵。今年从南京到了无锡,虽说少了点熟悉的秋日气息,桂香馥郁也算是另一种慰藉。

我与朋友说起无锡金秋亦甚美,生活里都漫上似有若无的丝缕甜味。只可惜到此地尚未尝到过令人食指大动的烤鸭,不能不说是一大憾事。本来仅算得上句闲话,过了两天却收到了从南京寄来的意外之喜———一整只烤鸭,以及朋友附上的明信片与信。

烤鸭被分成两大爿,静静躺在真空包装袋里,但金陵烤鸭的焦糖色泽仍旧保持得很好。浇上调好的卤汁将其放在暖黄的灯下,鸭皮脆嫩,口感回韧绵长,鸭肉紧实甘香,鸭骨笔挺而不戳人。南京人酷爱吃鸭,烤鸭、盐水鸭、桂花鸭、板鸭……有些是旅游景点更乐意向游客兜售的,而烤鸭与盐水鸭则是本地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时常听见身边人说:“今天太热了,斩只鸭子吃吧。”也有“不想做菜斩只鸭子回来”之流。

有别于北京烤鸭片皮削肉,用面皮卷着葱丝、瓜条蘸酱,金陵烤鸭的吃法更干脆省事,只需将有皮有肉的鸭子铺陈在简单的盘中,热气腾腾端到桌上,便是一道从小到大惯常品略的美味。

只是当我走出故乡,这便成了可望不可即的乡愁消磨品。

我从未如此想念过南京,它有时被认作是江南的一部分,可是城市内核里仍有不属于江南的刚冷气息,这种微妙的错位感让城中人感受到了文化的包容和魅力。有人曾戏言:“宁听苏州人吵架,不听南京人说话。”南京话在大众认知里,缺几分苏州话的温婉和上海话的轻快,但远游时,哪怕是普通话里微不可见的声调抑扬也唤醒过我对南京话的怀念。

南京的夫子庙更早早就是商业化的浓墨重彩的一笔,你能在其中看到海南椰子、俄罗斯特产的招牌,也能让眼睛因一批批色泽呆板的仿制汉服而疲劳。让我立刻说出真正的南京风景,还有些难度。我想了想,是春天野菜从地里“发”出来,夏天玄武湖的并蒂莲,秋天远郊的赤色枫叶林,冬天热乎乎的一碗桂花糖藕粥或是赤豆元宵。这一切说出来都显得平凡,因为是我在怀念我的家乡,而非一个旅游地。

我在此时此地,怀念彼时彼地,无锡自有一派宁静深远,但彼地的故乡,也是澄澈明亮。

阅读() (编辑:宣传部)

  • 上一篇:味道

  • 下一篇:桂香般若
  •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JW备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