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桂香般若

发布日期:2020-10-27  来源:   刘 莉

桂香的季节是什么时候,让你嗅到了那一缕甜甜的味道,在江南,想起了儿时的美食。漫步校园,看见了枝头的黄金点点,那绽放中摄触的嗅觉,告诉我又一个秋天来到。

黄昏收夏衣,看见了窗外的碧树幽幽,那夕阳光下摇曳的斑斓,告诉我四季轮回的许多往事。

看丁福保先生的书,读完了他的《六祖坛经笺注》、《金刚经笺注》,案前那套金色的四卷本《佛学大辞典》为书桌积厚了许多高度。他在几篇序言最后写道:“中华人民建国之八年九月无锡丁福保仲祜识”、“民国八年十月无锡丁福保仲祜序”、“无锡丁福保仲甫识”……仿佛满目都有无锡、满本都可闻见一百年来,九月、十月里无锡不曾改变的桂香氤氲。

初秋妇人们喝茶,面对着湖光山色聊的是家长里短、烦恼琐事。后疫情时代又如重演小品和说书笑话,不变的是总要面对各人身边的生、老、病、死故事,如何看待,如何释然?好像秋天就应该开启那些敏感的感官。秋至要清理一个春夏封闭生长的茂密野草,想起一位老师说,“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天,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但重复地谈起此类故事,让健忘的我们总有启发与心动的时刻,试着慢慢去体验、了悟生命这个大课题。

丁老先生在《坛经》“用自真如性,以智慧观照”一句上笺注“以智慧照见事理也”,认为以自己本性的智慧,可照破诸妄,道理晓然自见。佛性遍及一切有情,是“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吗?可想一株桂树,它的香何曾不是在表法。在我今天驻足、踮起脚尖使劲儿闻它的时候,想到了那个因桂香悟道的故事。

宋时与苏东坡齐名的诗人黄庭坚,号山谷,跟晦堂禅师学禅。他常诵禅门经典《金刚经》,根器学问都好,但跟了三年并未开悟。一天就问师父,您有没有方便法或秘诀,传我一个,很快就能悟道。像现在的年轻人,在考试前总想在老师那求划范围、给个秘诀,仿佛马上就可轻松解脱、“悟道成仙”。

晦堂禅师马上问他读过《论语》吗,想一千多年前的读书人,小孩子都会背儒家经典《论语》啊!面对这样的问话,黄山谷当时脸就红了,老师这么问,真“侮辱”让人下不来台,但只好答读过。师父说:“《论语》上有两句话,‘二三子,我无隐乎尔’!”引经据典搬出当时一千多年前的孔大老师,他都说了,“你们这几个学生不要以为我隐瞒你们,我没保留什么秘密、早传给你们了。”黄山谷久立无言,只好说,不懂,乞师开示。

晦堂禅师眼睛一瞪,拂袖而去,老和尚拂袖出去了。他心中难受郁闷,也只好跟在师父后边走。走到的空旷的山上,秋天桂花开了,一阵淡淡的清香迎面而来。老和尚知道他跟在后面,就回头又问黄山谷:“你闻到桂花香了吗?”文字上记载:“汝闻木樨花香否?”

黄山谷先被师父一棍子打闷,跟行其后正难受呢,闻到花香,心情自然松快舒畅,再听老师这么一问———这时在满眼的桂树里,老师又问他闻没闻到木樨桂花香。他当然把鼻子翘起,闻啊闻啊……然后说:“我闻到了。”这时听见师父又说:“二三子,我无隐乎尔!”

这一下,黄山谷言下心开。他悟道了。

闻到与闻道。智慧是高远又是当下,如桂枝摇曳、桂香飘过。在这个著名的禅宗公案里想想故事,在校园弥漫的清雅的香味里,我也问自己———今天,我闻道了吗?在一年一季的花香记忆里发现,秋天的一棵桂树还能让人这样感激。

阅读() (编辑:宣传部)

  • 上一篇:此时彼地

  • 下一篇:在云端
    • 点击排行| 精华推荐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JW备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