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我和我的母亲

发布日期:2021-09-29  来源:   巴一诺

母亲在牵挂着我。

我知道,所有在外求学的,工作的人也都知道。我的母亲知道,全天下有小孩子的母亲也都知道。

我的母亲姓张,我有时候会管她叫张女士,有时候也喊她美女。我的外公是办厂子的,走南闯北做生意。母亲受外公的影响很多,所见的事情很多,人情世故上的事,从小就很通达,那强硬的脾气大概也是随了外公。母亲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上面有四个姐姐一个哥哥。所以外婆对母亲格外偏宠,这样成长起来的母亲是很有胆识、通人情世故的。从小时候起就又会哄人又霸道,用我们地方话来讲,母亲这个小孩从小就“kou”。但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外婆说的。

母亲爱漂亮。小学六年级就自己找了一块好看的布料去裁缝铺子里裁了个六分袖穿在身上。在那个年代,这还是蛮大胆的行为,据说我姥爷追着母亲打,都没让母亲脱下来她的六分袖。在我的家里,我母亲的衣服单独有个衣帽间,我爸、我和弟弟三个人的衣服加起来,都不一定有母亲一年的衣服多。

母亲也要强。据说母亲从小不爱学习,高中三年里有两年是很轻松的,高三快高考了才开始着急,早上五点多就坐在教室里学习,中午用热水泡装在饭盒的饺子当饭吃,这么不分白天黑夜地努力了一年半载,最后考上了大学。

我家内外的一切,基本全部是要我的母亲负担的。

母亲自己要强,对我也很严格。我小的时候和母亲是不亲的,我害怕她,觉得她对我凶,觉得她不爱我。母亲说在弟弟快出生的那段时间,我给我的朋友发短信说了些感觉自己的家庭地位要变了之类的孩子气的话。其实我自己已经记不得这是哪次被训斥以后说的气话了,可妈妈却在那一天扶着桌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告诉我,哪怕是弟弟喝奶粉,她也要先给我喝一口。但随着弟弟的出生,承载姐姐这个身份的时间越来越长,我慢慢理解了母亲,甚至越来越爱我的母亲了。

从我上大学之后,我和母亲的位置好像颠倒了。小时候母亲对我是很严厉的,长大了反倒是我开始“威胁”她了。前段时间趁着三天的清明假期和周末,凑了个五天小假期回了趟家。开大门的时候母亲语气不耐烦地凶了我和弟弟一句,我立马掏出手机打开日历说道:“诶呦,你最好对我好点,我这再待 3天可就回去了。”母亲说:“你不要这样讲啦,我都不敢看手机了。”

我这样灿烂的母亲,像一个灿烂又单纯的女孩。她四十多岁了,还是像个小孩,爱哭,看情感电影和小说会掉眼泪。我离开家之前,总要和弟弟争谁能和我一起玩一个晚上;不敢养小动物,害怕陪伴彼此的时间太短;总是给我发微信说“我好爱你,我好想你”。

我现在坐在这里,想到我的母亲,我的眼泪总是想要掉下来。

阅读() (编辑:宣传部)

  • 上一篇:无聊

  • 下一篇:稻香
    • 点击排行| 精华推荐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JW备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